首页 »

是什么造成“道德空洞”?如何找回失去的“家园感”?

2019/9/15 13:59:49

是什么造成“道德空洞”?如何找回失去的“家园感”?

近日,以“当代中国伦理学话语体系研究”为主题的上海市伦理学会2017学术年会在上海社会科学会堂举行。来自哲学和伦理学领域的专家学者共百余人参加会议。本次年会是上海市社会科学界联合会第十一届学会学术活动月系列活动之一。上海市伦理学会会长、上海社会科学院研究员陆晓禾,上海市伦理学会副会长、复旦大学教授高国希分别主持上下半场。

 

 

近些年,有关我国道德建设的话题被屡屡提及,如何引导人们向往和追求讲道德、尊道德、守道德的生活,形成向上的力量、向善的力量,也成为当前中国思想领域一个重要课题。在论坛上,与会者从理论层面对当下我国道德领域的现实问题开出“药方”。不少与会者认为,在谈论能够反映我们这个时代及其精神的道德之前,先要弄清楚能够反映我们这个时代的基本社会秩序和人际关系是什么。这是因为,任何具有现实性的道德精神,总是要现实地存在于具体的家庭生活、社会经济活动关系、国家政治结构中,并从中获得合理性根据。同样,只有弄清适应现代中国的新经济关系的伦理秩序、社会秩序、人际关系是什么,在此基础上,才可能形成社会普遍认同的道德观念。

 

 


真善美不是文字游戏

南京师范大学特聘教授 高兆明

 

 

有生命力的道德理论,应“把握在思想中的时代”,应具“古今通理”。具体有两个基本方面:一是站在时代的高度,把握时代精神。“时代高度”是历史大趋势、文明大方向。不能逆历史潮流、文明方向。二是基于自身历史现实。任何一种人文思想理论总是基于某种特殊伦理实体及其历史条件的特殊理论,此特殊理论只要能呈现时代精神就有生命力。黑格尔称,“道德”是主观精神,“道德”要避免“空洞”,就不能离开“伦理”,不能离开“家庭”、“国家”。该思想背后隐含的更为深刻的内容是:任何具有现实性的“道德”精神,总是要现实地存在于具体的家庭生活、社会经济活动关系、国家政治结构中,并从中获得合理性根据。

 

 

中国伦理学是一个文化特殊性的概念。它相对于“欧洲”、“西方”等其他文化而言,所指核心为基于中华民族历史与现实,用中华文化概念范畴、运思逻辑所写的关于伦理道德的专门系统理论。但与此同时,中国伦理学也要揭示普遍性。要书写出有生命力的当今中国伦理学理论,须重视以下几个问题:一是坚持区分“实然”与“应然”。二是坚持道德价值标准的客观确定性。道德价值或真善美不是抽象思辨推论,更不是文字游戏,而是直接关系文明价值方向与真善美的追求。不能以相对性为由否定客观确定性。三是坚持伦理与道德、心灵秩序与生活秩序的统一。四是坚持中国问题意识与人类情怀的统一。值得提出的是,要建立起现代法治社会基本结构。只有在现代法治社会结构基础之上,才能通过解构、诠释真正揭示传统儒学中内在蕴含的属于中国人的永恒“文脉”,安顿人们的精神家园,构建起能够反映我们这个时代及其精神且属于中国人的道德理论也才有更坚实的起点。

 

 

中国伦理学不能丢了“家园感”

华东师范大学哲学系教授 朱贻庭

 

 

长期以来,我们的伦理学教科书大都将始于古希腊的“道德”与“伦理”视为“相近相通、在一定的程度上可以互相替用”、无需作出区别的两个词。然而,对中国来说,不重视伦理这个本属于中国伦理学自己的范畴及其与道德的关系,是有问题的。这也使我们丧失了中国伦理学本该有的特点,既缺乏历史感,也缺乏现实感,或者更形象地说,缺乏“家园感”。

 

 

黑格尔认为,法和道德“必须以伦理的东西为其承担者和基础”,作为伦理的体现者而存在。他认为,“伦理是现实生活世界及其秩序,而道德是主观精神操守”;“不是主观精神决定现实生活世界及其秩序,而是现实生活世界及其秩序决定道德(主观精神)的内容”。

 

 

黑格尔区分伦理与道德、同时将两者统一起来的这种方法论,对今天的中国是有重大意义的。在中国古代,伦理是建于“礼”这一宗法等级制基础上的人际关系及其秩序。孟子首提“人伦”,指“父子有亲,君臣有义,夫妇有别,长幼有序,朋友有信”。可以说,在中国古代,伦理是等级关系的实体存在,而道德是等级角色个体的内在德性,是以伦理的存在为前提的。同样,在近代中国,所谓“道德革命”,其最终目的并不只是进行道德革命,而是要实现“伦理变革”,建构起一种适应新的经济关系的新的伦理秩序,从而使个别的新的道德观念普遍化。在此意义上说,有伦理才有道德可言,不讲伦理只讲道德,只能是本末倒置。

 

 

所以,认识伦理与道德的既区别又统一,是破解中国传统伦理文化的前提和切入点。伦理与道德既区别又统一的辩证关系,也应作为今天再写中国伦理学的一个“理论范式”。在此基础上,进一步值得讨论的问题,包括什么是现代中国社会的伦理和伦理精神?什么是当代中国社会转型中所要建立的“伦理实体”?什么是应该肯定和倡导的能推进新的“社会伦理”建构的新的道德和道德观念?

 

 

契约关系不能涵盖全部伦理生活

华东师范大学哲学系教授 赵修义

 

 

19世纪末,德国社会学家滕尼斯提出了区分Gemeinschaft和Gesellshaf这两种不同的社会关系的主张。通常“Gemeinschaft”译为“community (共同体)”,“Gesellshaft”译为“society (社会)”。后者主要是指以个人决定和自身利益为基础建立起来的关系,通行的是契约关系,其最主要的表现就是市场中间的交换和竞争关系;前者则是指以高度的人际亲近、情感的深度、道德的义务、社会的凝聚力和经久的连续性为特征的社会关系。它是以情感和传统为纽带建立起来的关系,因此它常常使人感到“温暖”和“亲密”。

 

 

19世纪下半期,欧洲社会已经转向一个以契约为基础的社会。但是,滕尼斯深深感到由于市场经济的兴起、市场竞争的激烈,利己主义越来越强势,传统社会那种亲密的情感关系,被狂热的利益的追求以及冷冰冰的金钱关系所取代,人与人之间存在着一种“对立的紧张关系”。这种契约关系与工业、贸易、城市等现代文明有密切的联系,但同时也威胁着现代文明。滕尼斯认为,这表明,契约关系阶段的顶峰已经远远过去,对于共同体关系的要求已经变得越来越引人注目。

 

 

滕尼斯的这种区分对今天中国伦理和道德建设有重要启示意义。对滕尼斯的这两个概念,我把它意译为“礼俗社会和契约社会”或“礼俗关系契约关系”。这是因为,以规则和互利为基础的契约关系,并不能涵盖全部伦理生活。好的生活更需要有温暖和亲密的非市场关系,包括血缘亲情和家庭关系。只有将契约关系和礼俗关系结合起来,才能构建好的生活世界。在此方面,恩格斯晚年写下的一段文字或许可以给我们启发:古代的联合体,包括希腊的城邦,中世纪的城市或行会,封建的土地贵族联盟等,虽然也都是为经济目的服务的,但都带有“来源于氏族社会的回忆、传统和象征”的“意识形态的附带目的”,并且把这种“附带目的”“奉为神圣”。“只有资本主义的商业社会才是完全清醒和务实的。然而是庸俗的。”“未来的联合体将后者的清醒同古代联合体对共同的社会福利的关心结合起来,并且这样来达到自己的目的。”

 

 

建构中国特色伦理学话语体系应有大历史观,今天这个历史观就是新时代

上海师范大学哲学系教授 陈泽环

 

 

经过改革开放以来的长期努力,中国特色社会主义已经进入了新时代,习近平新时代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思想成为我们的行动指南。新时代我国社会的主要矛盾已经转化为人民日益增长的美好生活需要和不平衡不充分的发展之间的矛盾。新时代坚持和发展中国特色社会主义的总任务,是实现社会主义现代化和中华民族伟大复兴,在全面建成小康社会的基础上,分两步走在21世纪中叶建成富强民主文明和谐美丽的社会主义现代化强国。

 

 

新的行动指南、新的社会矛盾和新时代的总任务,也构成了当代伦理学在指导思想、学科体系、学术体系、话语体系等方面进一步体现中国特色、风格和气派的基本出发点。为实现这一目标,特别是完成构建中国特色伦理学话语体系的任务,有必要在改革开放近40年来伦理学进步的基础上,特别是在近5年来最新努力的基础上,深入思考一下伦理学话语体系与文化兴盛、伦理方略、道德建设等的关系问题,以奠定今后学科发展的方向和路径。

 

 

坚持以习近平新时代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思想为指导,融通马克思主义、中华优秀传统文化和国外哲学社会科学三种资源,是推进当代中国特色伦理学及其话语体系的繁荣兴盛,使当代伦理学在指导思想、学科体系、学术体系、话语体系等方面进一步体现中国特色、风格和气派,完成构建中国特色伦理学话语体系任务的正确方向与合理路径。明确这一点,可以澄清和解决许多和长期以来困惑伦理学基础理论发展的问题。在道德建设的实践方面,这一方向和路径也对处理好我国人民伦理道德生活中主导性和多样化的关系,以及加强与海外“文化中国”的道德纽带,推动构建人类命运共同体,是有益的。

 

 

重视中国传统伦理思想资源的现代转化和重建

华东师范大学教授 施炎平

 

 

中国伦理学话语体系研究,要有当代中国的理论语境、学术规范及其话语表达,但是,这个体系的精神价值、内容实质,主要还是如何实现中国传统伦理思想资源的现代转化和重建。其中,必须要把握好两个关键:一是善于比较参考西方伦理思想发展中那些积极的因素,以作我们梳理、反思、总结传统伦理资源的借鉴;二是准确、有效地总结中国现代化进程中的社会实践和道德生活中的合理经验,并加以理论的概括和提升。

 

 

关于中国伦理学话语体系的建构,我认为,至少应包括三层涵义:首先要确认中国伦理学的基本问题及其学理宗旨。在中国文化背景和道德生活用语的条件下,在概念和内容上区分伦理与道德等。这需要强化哲学与伦理关系的辩证思考,重视在哲学层面上探讨和揭示中国人的伦理关系、伦理生活和伦理观念,以明确中国伦理学的研究对象,凸现其基本问题和学理宗旨。

 

 

其次,提炼成合理的研究思路和思维方式,从中国伦理思想的历史演变及其现代转化的进程中,揭示并阐明中国伦理的源起、本质、特征及其精神风格,并提出中国特色的语言表述。

 

 

第三,概括出、阐述好中国伦理学的一系列基本概念、范畴、术语、命题,将之配置成一个系统化、逻辑化的架构体系。华东师大朱贻庭教授新作《中国传统道德哲学六辩》,以原源、天人、义利、和同、本末、形神六项关系范畴为框架,初建一个中国特色的“六辩”话语体系,阐述中国传统道德哲学的客观依据、核心范畴、重要命题及主要内涵,是为中国伦理学体系建构的话语表述,提供了一个可作参考讨论的案例。

 

 


转载请注明来源“上观新闻”,违者将依法追究责任。

(栏目邮箱:shhgcsxh@163.com)